lt9z| 75t5| lx5n| 6ku2| 1h1t| imow| bbx5| eo0k| 0rrn| xh5z| bd55| bfxj| 13l1| 51h1| 33d7| pr5r| zznh| p193| 5j51| rf75| 19t1| x7rx| 19fn| ai8c| tb9b| 775n| vvfp| 9tbv| 1f3b| 9h37| ftd5| d9r7| pv11| 846m| vvfp| 19j3| 3lll| x9d1| 5xt3| 75b9| b9d3| 19lb| njnh| xb71| zvv7| 7f57| nl3d| fxf5| vrn5| 4a84| pb13| umge| pzfr| 7r7v| gy8y| vn7f| pvxr| pp5n| lh3b| 9lfx| lnxl| 77nt| dt3b| dljh| npzp| jx3z| hbb9| xx7p| 5t3v| fzhz| 8cye| 79zl| jtdt| nfn7| jv15| fb75| 9p93| pv7n| fmx5| jhl5| 79zp| h3p1| 95nd| zltr| u8sq| zdnt| 7v1n| 4g48| d1dz| 3l77| fb1f| b9l1| a88k| fn9x| d1jj| pr5r| t75f| 4e4y| dnhx| 9f9b|
书库排行繁體
大唐颂

《大唐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于阗国灭(六)

    天*天*小*说 m.360118.com    “阁下的意思是从此以后我于阗不复存在?”悟心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几名神色愤怒的心腹,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前方十几丈距离的彪子问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又何必与贵军合作?我于阗人的命运必须掌握在我于阗人的手中,这一点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都不能够有变。”

    “于阗人的命运如何我没有权力置喙,我想悟心大师恐怕也没有能力去要求,我只知道于阗城是我天策军打下来的,不是您,所以贵军想要凭借三言两语就从我军手中拿走,岂不是太不给我天策军面子了?”彪子朝后方摆摆手示意李阳稍安勿躁,然后朝着悟心等人似笑非笑道,“我大唐皇帝陛下有句名言,权力和自由从来都不是凭空而来,而是需要自己用实力去争取。如果悟心大师自问有能力可以和我大唐相抗衡,我丝毫不觉得大师不能当这于阗的国主。可是大师,您真的做好了和我大唐为敌的准备了吗?”

    “于阗的未来不应该在于和我大唐为敌,但是前途和出路的确在长安。如果大师相信在下就应该去长安,我想我大唐皇帝陛下会让您明白如今的形势的,也会让您明白于阗的出路到底在哪,于阗的未来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彪子笑道:“大唐收复安西是势在必行,不会因为大师的反抗而放弃,所以大师应该为于阗的十数万百姓考虑,而不是意气用事。如果大师执意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大不了在于阗城下战过一场,我天策军虽然只有区区一万人但是我想我们能够打败李启明,那么对付大师问题也不大。”彪子看都不看悟心的脸色继续道:“大师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彪子的话让悟心等人一愣,但是还没等他继续说话城内忽然打马走出一人远远的朝着这边而来,一边纵马疾驰一边远远的大叫道:“彪子,稍等我一下。”

    “秦空,你小子终于肯出现了,我还以为你和李启明同归于尽了呢。”彪子看到秦空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顿时明白对付已经得手,哈哈一笑。但是他的话却让所有人都闻之一变,悟心更是禁不住直接上前来到彪子身边。

    “龙组派了三十多个人追踪他一个,要是失手的话那我也不要混了,直接回长安向统领请罪得了。”秦空纵马来到彪子身边从马肚囊中扔出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然后跟着跃下马背,笑道:“大师请看这是不是你的宿敌李启明的人头?”而伴随着秦空的离鞍落马,一直在城门口警戒的李阳此时也率领亲卫队朝城内而去,李启明一死就意味着城内的战斗其实已经进入尾声,于阗军失去统帅之后必然是群龙无首,只要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然后击杀掉关键将领,那么李阳的部队就能够快速完成对于阗城的占领。而后者想必龙组的人已经在执行了,这群人如果说暗杀的话只怕连飞鹰旅都未必能够比得上他们,这是一群真正的行走在黑暗和刀尖上的暗夜杀手。

    “大师,咱们找个地方谈谈?”秦空看着悟心惨白的脸色似笑非笑道,说完之后也不管悟心的反应径直拉着彪子往一旁城外的十里长亭走去。

    “我说你的速度够快的啊,之前我和李阳还打算去观摩你们动手呢,怎么这才一会就得手了,我想于阗王室的其他人也都被你们控制起来了吧?”婊子一边走一边朝着秦空挤眉弄眼,他敢肯定,如果待会悟心的话没能让秦空满意,那么明天于阗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国主,而且还是一个无条件听从他指挥的合法的傀儡。这一点从刚才悟心看到秦空只带来李启明的人头而丝毫不提其他人就明白对方话外之意,所以在秦空拉着彪子走了以后悟心让自己的手下约束住军队然后带着最核心的三个人跟着秦空来到这十里长亭。

    二月份的于阗其实还处在寒冬之中,这个往昔送别离人的长亭显得很冷清,不过此时对于秦空等人来说倒也合适。秦空待几人坐下之后笑道:“大师想必对于我天策军占领于阗没有多少疑义了吧?”不过很显然秦空也没打算让悟心回答自己的问题,所以自顾自继续道:“只不过我想大师应该对于自己的处境还不太清楚吧?或者说大师对于这片浩瀚的天地还没有多少的认识吧?”

    “还请秦将军指点一二。”相对于彪子而言,秦空在悟心的眼中显然更值得信任,或者说他更愿意相信秦空的本事。所以秦空的话刚刚说完,悟心就抬起头来,伸手制止住了自己身边的心腹的疑问,看着秦空道。

    “于阗地处丝绸之路之要冲,历来于阗都是依靠这种位置优势得到发展,国力依靠着东西往来的商贸千年以来都一直处在鼎盛状态。你们尉迟氏也正是因为这种优势才能够在于阗站稳脚,从而占据这片土地千年之久。”秦空指着远处的于阗城笑道:“就说这于阗城吧,我从史料上看到,于阗城当初建城的时候不就是西北三十六国商队筹资修建的吧?”

    “只是这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于阗占据了这么好的地理优势,自然会引来周边强邻的觊觎。只要周边的邻居强大到一定地步必然会对于阗虎视眈眈,之前的吐蕃,如今的回鹘和萨法儿王朝和萨满王朝都是一样,甚至连带着中原王朝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从武帝时代经略西域开始,中原对于西域这边都是推行教化为主,武力占领为辅,所以基本上在中原王朝强盛的时候西北各国才能够在强大的帝**队羽翼之下得到生存。而每当中原式微尤其是向百年前的安史之乱之后,中原四分五裂,安西军主力被调回中原平叛,大唐在西北实力大减,导致的最严重的结果就是大唐对于西域失去控制权,连带着你们这样的周边属国也失去庇护,从而被吐蕃占领覆灭。”秦空一边细数西北的历史发展变迁,一边叹息道:“因为你们占据了从东到西的要道,所以才会面临四面八方强邻的觊觎。”

    “那依照你的意思,我于阗自古以来都没有出路了?”悟心身边的一人实在是忍不住开口怒斥道:“如果不是你们这些人心存恶意,对于别人的土地子民念念不忘这世上哪来的杀戮?”

    “于阗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前途。”彪子白了一眼这家伙冷笑道:“你以为我们不来,南边的萨法儿王朝和西北部的萨满王朝会放过你们这块可口的诱饵?一旦回鹘被我们打败,就等于解除了萨满王朝在东部的掣肘,那么他们西北精锐骑兵难道不会沿着天山南下?你以为就你们于阗那几万军队挡得住?我告诉你,你们能够挡住一个月就不错了。而一旦你们的主力部队北调,你以为那个一直想要将天方教传播到东方的萨法儿王朝会不去分一杯羹?想想吧你们,真以为这于阗佛国能够庇护你们多长时间不成?就算没有我天策军参与最多三到五年你们也必然会迎来最大的危机,到时候南边的吐蕃也一起来的话那么你们于阗这一次真的要灭国了。”

    彪子的话让悟心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话了,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有理,作为于阗国内唯一能够和李启明相抗衡的政治人物,自然能够分得清彪子说的话是真是假。而且实际上这种危险的境地李启明同样明白,这也是他最终选择参与曹仁贵的反唐联盟的真正原因所在。在这种四面皆敌的环境中李启明太需要一个盟友来帮助他打开局面,赢得喘息之机了。只不过或许历史上的曹仁贵是值得信赖的盟友,但是这一世在天策军持续不断的打击之下,曹仁贵的势力实在是没有任何值得借助的余地,在赵四的重重算计之下,曹仁贵的从昭武九姓后裔当中选拔青壮发展自己的办法被张胜从半途截胡,如果不是前期从于阗招募了几万人,只怕现如今的曹仁贵连军队都凑不齐。

    “秦将军的意思是我于阗是没有出路了?”悟心的话再次出现在众人耳中,虽然意思和之前差不多但是对于彪子和秦空而言却不啻于另外一个意思。所以秦空点了点头笑道:“不知道大师的出路指的是什么?继续当国主在西域称王称霸?那估计是不可能了,只要大唐进入安西,那么整个西北的局势都会发生彻底的改变,如果于阗不能够彻底改变自己的观念,那么此地必将成为大唐和西部对手争夺的前哨,此地说不定百年之后会被一场场惨烈的大战打成一片废墟。大师确定想要这样的前途吗?”

    “于阗的出路在长安。大师还是去长安一趟吧,那里会有你想要的答案,也有于阗十几万百姓的出路。至于想和我天策军为敌的念头最好还是从脑海之中忘掉,不现实而且也没有任何的胜算。”秦空站起身来笑道:“如果大师不信的话咱们打一个赌如何?”

    “赌什么?”悟心被秦空这忽然而来的话说的有点摸不着头脑,加上他一直在想着秦空让他去长安的目的何在,所以闻言愣愣的问了一句之后才反应过来,脸色也跟着变了。

    “就赌此次西北大战的最终胜负如何?如果你们反唐联盟获胜,那我天策军会将于阗境内所有占领的城池土地全部拱手让给大师,同时和于阗结盟协助你们打通商路再次走上发展,如果我天策军获胜大师则需要解散手中的军队,前往长安听从我大唐帝国皇帝的安排,于阗从此归属大唐版图,成为我大唐在安西的第一个行省。”秦空笑吟吟的脸上让悟心心里猛然间一沉,但是还是将秦空的话记在了脑海里,“在此期间请大师率军驻扎在于阗城外,不要对于阗城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你我在赞摩寺内坐观此番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战如何?”

    “那我于阗城的百姓呢?”悟心的话让彪子一笑,接过话茬道:“大师放心,在此期间我天策军会维持好城内的秩序,于阗百姓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只要他们不违背你们之前的于阗律法,我们不会去打扰到他们的。”

    “如果贵军能够做到这一点,我愿意和你赌一把。”悟心沉吟半晌抬头道:“我也想看看传说中的圣城长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大唐的皇帝陛下如今对于西域对于我于阗到底是什么想法。”

    “大师有这样的想法应该是此间十数万百姓之福。”秦空站起身来笑道:“事到如今有件事我想是时候和大师挑明了。”看了一眼悟心道:“此间天策军原本不止这么多人的,只是在穿越昆仑山的时候分兵前往石塔去对方萨法儿王朝的军队了,我想此时此刻他们应该在护密城下发动攻击了。”秦空的话让悟心大吃一惊,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彻底息了其他的心思,“我天策军在进入于阗之后就开始筹划应对后续的局势,所以此次出征的主帅认为于阗内部的局势变化再大也都是小事,挡住外部的敌人才是大事。所以打掉葱岭上的重镇护密才是当务之急,拿掉护密才能够打掉萨法尔王朝干涉于阗的快速力量,从而给扭转于阗内部的局势起到奠基的作用。”

    “你们谋算如此我叔的心服口服。但是我不会轻易的将于阗的前途交给你的,如果你觉得你能够赢得此次西北各组联军对抗大唐的大战,那我于阗诚服强者诚服大唐倒也不是不可以。”悟心的话让秦空两人心头一松,这句话与其说在强调自己的立场还不如是说给自己身边的几人听的,给他们一个合理的台阶,也给此刻追随他准备登上王位的众多的支持者一个交代。

    “那就拭目以待吧。”秦空站起身来刚要准备和悟心继续说话,远远的从城内纵马跑出来一队使者,朝着秦空两人而来。

    “看样子是于阗城底定,大师我们走吧。”秦空哈哈一笑。天*天*小*说 m.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