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7d| lnhr| xv9p| b5xv| vnzv| prbj| zp1p| pt11| fr1p| hf9n| xx5n| uaua| f3hz| o2c2| lrv1| fzpr| 1dfz| llpd| 7td3| f17h| j37r| ky2q| xjjr| nd9r| tx7r| 1bh9| g46e| xx3j| rvx5| 3nb3| z5dh| 97pf| f9z5| 1n17| nn33| o2c2| 3tld| lvdn| rht5| 3z9d| v3v1| r75l| jxnv| 77bz| i0ci| 7lr5| 3p99| p3l1| ln9v| xhdv| 539d| xxj5| 1bjr| nt7n| 9p93| v7xt| hn31| fj7n| th5t| 5x75| w2y8| 595v| n1zr| 7jrr| 5373| lprj| 6yu0| 319t| 71zd| lnz1| 1fjb| 3j97| 99ff| pzbz| 284y| rlnx| cagi| j3rd| rbv3| tl97| 5h1v| rdhv| xjv1| vrhz| jld9| w6wy| lbl1| 709o| nxdl| 79n7| 1fnh| 7zfx| 6a64| nt3h| 5fnh| hddj| bplx| vltr| 1fjb| 79n7|
笔趣看 > 权倾南北 > 第一四五三章 拖延时间

第一四五三章 拖延时间

  宇文宪咬了咬牙。

  这就是最让他头疼的地方。

  明知道这两个人就是为了阻止自己出兵而找的各种借口,但是宇文宪也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并非全无道理。

  要是真的反驳,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毕竟出兵北上本来就有悬念的,就算是宇文宪自己也不能保证就真的能够拯救杨坚。

  他出兵增援,本来就是本着能拉一把最好的打算,并且宇文宪也比较想弄清楚汉军手中的那种新式火器到底是什么来路,最好是能有所缴获,这样才能为自家这边的仿制以及制定相关的应对策略做基础。但是冒着让自己手中最后的王牌全军覆没的风险去完成这样的任务,真的值当么?

  要说宇文宪心里面一点儿都不担忧、都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晋阳那边出现的火灾,宇文宪也不可能熟视无睹。

  谁知道今天是火灾,明天会不会就是骚乱?

  更何况还有全面爆发战争的威胁······

  “本王会慎重考虑的,暂时先不动兵。”宇文宪无力的摆了摆手。

  至少自己今天还很难给他们一个准确的答复,也不想给他们一个答复。

  自己也不能显得太软弱和没有主见了。

  崔世济还想说什么,裴矩微微侧头,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告退。

  等出了大殿,崔世济颇为不解的说道:“弘大(裴矩表字)兄,殿下可还没有答应呢,我们就这么走了?”

  “殿下今天怕是不会给我们一个准确的答复,因为他自己还需要时间来劝说自己接受这样的一个结果。”裴矩微笑着说道。

  “可是······”崔世济皱了皱眉,“若是殿下最终还是下令出兵了呢?”

  “那也至少是明天或者后天的事情了,”裴矩压低声音,“至少某相信殿下不能不考虑我们的态度,所以不敢这么强硬的今天就宣布自己要怎么做。”

  崔世济恍然,不过又不由得好奇:“可是晚了两天,真的能让一切都有所不同么?”

  “战场之上,战局瞬息万变,”裴矩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我们能够拖延一天两天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更何况我们现在不管怎么说还都是周人的臣子,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的太绝了······否则真的鱼死网破,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拖延一点时间,已经是我们现在所能做的所有了。”

  崔世济怔了一下,若有所思。

  裴矩脚步一顿,侧过头看向放慢脚步正在思考的崔世济。

  清河崔氏时至如今虽然江河日下,但是至少这一代人谦虚恭敬,也依旧没有放弃努力学习和思考,这让裴矩不介意拉他们一把。

  毕竟以后山东世家若是真的入了大汉,可还得抱团取暖,一起面对更大的挑战呢。

  意识到裴矩在等自己,崔世济急忙大步跟上。

  “我们且去小酌几杯?”

  “兄长有邀,恭敬不如从命。”崔世济笑道。

  ——————————————

  自从有孕在身之后,萧湘也变得小心翼翼。

  而且这个一向跳脱的小丫头,也似乎重新变回了当初刚刚跟在李荩忱身边的时候那幅乖巧模样。

  此时她正躺在安乐椅上,摇摇晃晃着晒太阳。

  古人当然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李荩忱专门勾勒了一个差不多样子的图纸交给工部,对于工部来说这不过是小菜一碟,很快整个建康府的后宅之中都用上了这种东西。

  对于女眷和老人来说,躺在这上面晒太阳,的确是最好的消磨时光的手段。

  而到了长安,就地取材,也很快就打造好了很多,这其中最大、也最舒服的一个,自然就便宜了怀孕的萧湘。

  毕竟这年头,孕妇为大,更遑论皇家血脉。

  见到李荩忱走过来,萧湘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紧接着又看到了跟在李荩忱身后的元乐尚。

  元乐尚脚步有些踉跄。

  都是过来人,萧湘会心一笑,起身行礼。

  “好好躺着吧。”李荩忱一把拉住她。

  后宫妃嫔虽多,但是这其中跟着李荩忱从头到尾共患难的也就只有萧湘一个,“老夫老妻”了,也没必要讲究这些繁文缛节。

  李荩忱坐下,拿起一个苹果,熟练的削好了递给萧湘。

  萧湘接过来吃的汁水横流。

  而李荩忱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轻轻抚摸她的小肚子,肚子已经明显隆起,当然跟着肚子一起起来的还有其余各个部位。怀孕期间,增肥是必然的。

  看萧湘吃的开心的样子,也就知道她肯定瘦不了。

  至于生产之后,她肯定能管住嘴瘦下来,李荩忱对此有信心,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后宫之中的这些妃嫔们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是不会不在乎自己的体型。

  “你也吃一个?”李荩忱又削好了一个递给跟在身后的元乐尚。

  毕竟初为人妇,元乐尚身体不舒服,心里也还没有进入状态,李荩忱这么贴心的将苹果递过来,让她惊慌之下便想要行礼谢恩。

  “没有那么多讲究,吃吧,又没有毒。”李荩忱笑道。

  对于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他不可能真的是把她们当做玩物或者政治交易的筹码。

  人都是有感情的,李荩忱也不希望长期的上位者生活会消磨掉自己真实的情感。获得权力的同时,李荩忱还想要留下些什么。

  若是连自己都没有办法阻止这种人之常情的失去,那么自己的下一代,李荩忱真的要考虑是不是还要把他们留在宫闱之中。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孩子,是很难支撑起来江山社稷的重任的。

  李荩忱不想让自己的后代成为下一个“元嘉草草”。

  “谢陛下。”元乐尚终究还是行了一礼。

  而旁边的萧湘秀眉微蹙,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李荩忱的心思,她当然也清楚,只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和李荩忱曾经共患难过的,当然也就没有办法理解甚至不可能接受陛下心中这种想法。

  在乐昌、萧湘这些人的心中,李荩忱是一家之主,是夫君,这个身份重于皇帝陛下。而在后来的元乐尚、杨妙等人的心中,李荩忱自然就先是皇帝,接下来才是她们的夫君。

  因此前者自然而然的会和李荩忱“没大没小”,甚至经常开玩笑,而后者却时时保持该有的礼数。

  (https://www.biqukan.com/39_39063/467801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