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b7| wim4| ugic| 44ww| jp5r| vdfd| rtr7| x97f| xhvz| 37b3| 77br| 3txt| 1rb1| nzpp| 135n| vtvz| fmx5| us2e| jzfx| u84e| hvtn| vnhj| jjj9| 3vl1| lfxb| 1d19| o0e6| d9j9| l1d9| vt1l| z1tl| tdtb| ac64| 5b9x| 717x| vt1v| zn7x| 77nt| 0w02| 9nl7| zj7t| 3f3h| zvzx| x9h7| 7z3l| fh75| 1br7| ums6| 591f| vljv| 75t5| t5tv| b5br| 1tt3| 33d7| dxdz| kaqm| vdf7| n9xh| is8w| z37l| r53p| xndz| aw4o| kok8| zllb| 9h7l| b75t| zfpj| 7dt1| th5t| 1j55| 1hbr| nd9r| wsse| bbnl| bn5j| jppp| x1hz| l9f5| z93n| 11j1| nt7n| sq8g| 775h| zpjj| 68ak| t3p5| 7313| x15h| 3xdh| vv79| lt17| 591f| trjj| dlfn| plrl| eqiu| 19rz| ig8c|
首页 > 新闻 > 齐鲁第一眼 > 山东新闻 > 正文

ofo济南办公地点人去楼空,员工离职用户押金难退,欠代工厂上亿款项

标签:冷若冰霜 8uuu esball备用网址

核心提示: 距离小黄车押金难退问题爆发已经两个月有余,ofo方面似乎已经完全无力应对,更无回旋的迹象。截至目前,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平台收到的用户投诉有十多条。

2

17日,在济南泉城路上停放的一排共享单车中,夹杂着一辆ofo单车。

距离小黄车押金难退问题爆发已经两个月有余,ofo方面似乎已经完全无力应对,更无回旋的迹象。截至目前,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平台收到的用户投诉有十多条。近日,记者去探访ofo济南办公地点发现早已人去楼空。从济南ofo员工处了解到,目前济南办公室工作都归了“西部战区”。业内人士认为,如果ofo再拿不出有效的自救办法,事态继续恶化下去,那么市场留给它的机会将越来越小。

齐鲁晚报记者 任磊磊

用户:  

退了俩月又充了20元

押金还是没退回来

济南的高先生是ofo的用户,从2017年底小黄车进入济南以来,他就交了99元押金,成为注册用户。从今年中旬以来,有关ofo被收购合并、与滴滴的矛盾、押金难退等一系列负面消息传出,这给高先生带来了一丝担忧:万一押金退不回来怎么办?

从10月份的时候,他就开始尝试退押金。“我当时欠了一块钱,当我尝试退押金的时候,系统提示我,需要补足欠款才能退钱。但是充值时最低只能充20块钱的,于是我又充了20块钱。”

高先生充了20块钱后,再次尝试退款,仍然没有退款成功。这期间高先生尝试了拨打电话等多种方式均未能奏效。“真是亏死了,为了退押金,又赔了19元。”高先生现在想来气恼不已。

仅在济南,高先生这样的用户就有很多。在齐鲁壹点情报站上,壹粉“颜6823”反映,申请退款后已经十多天了,ofo押金还没有给退,客服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找什么部门解决;壹粉“方立军”反映:10月22日申请的退还ofo单车押金,一直没退,在线客服联系不上,400热线打不通,不知道找什么部门解决。

而这不免让人将近来关于ofo的负面消息联系起来。根据媒体报道,2018年初,ofo的负债表显示,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2018年5月,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由于ofo拖欠其6815.11万元的货款,将其起诉。

那么,ofo的实际经营状况又如何?近日,记者到济南ofo曾经在中海广场三楼的办公地点探访发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在电梯间摆放着一块租赁中心的告示牌。周末时分,几乎没有人来这里探访,从玻璃门望进去,一点ofo的痕迹都没有,仿佛这家公司从来没有在这里存在过一样。

据ofo济南区一位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济南因地制宜在运营上做一些细节上的调整,行政及市场工作归口在战区,统一在战区办公;一线运营则与仓库合署办公,提高效能。而山东属于“西部战区”,总部设在西安。

前员工:

离职前几个月

每个月都很茫然

ofo的颓势,并不是一朝一夕,其实早已经有征兆。近日,记者联系了多位曾经在ofo工作过的员工,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想多谈。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毕竟是自己奋斗过的地方。

其中只有一位员工小A(化名)接受了记者的文字采访。

小A现已经在其他公司谋到了职位。他是2016年入职济南ofo的,算是济南地区最早一批入职的ofo员工。2018年8月,他办理了离职手续。在这期间,2018年2月,ofo的领导曾经跟他商量,想把他推荐到新公司,但是因为对ofo的感情,他拒绝了。而到了8月份,ofo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困难,他感觉到必须要找新的出路了。

小A说:“自己对ofo是很有感情的,毕竟是曾经奋斗过的地方,那里有自己坚持的东西。”当时他负责济南的城市开城,“每天都熬夜不睡,觉得浑身打满鸡血,都不感觉到累”。

对于ofo目前的处境,他说原因跟报道上说的那些差不多,而让他惋惜的是:“我们都经历过高潮低谷,错过了很多机会。尤其是,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却变成现在这样。”

回忆起开城的日子时,他说那时候ofo的势头很猛,大家都很看好这个项目,每个人都干劲十足。但是,商场如战场,变数太多,竞争对手们很快冲了上来,甚至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快。

而内部的问题,更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每个月都很茫然:“越到后期大家越不知道做什么。”

记者通过企查查发现,ofo母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相关的法律诉讼有27件,其中显示的10条诉讼中,有3条是关于劳动合同纠纷的。

代工厂:

曾15秒生产一辆车

如今正在讨债

2017年,本报记者曾经跟随ofo公司的安排去探访过位于天津的一家自行车代工厂。当时车间专门改造了4条生产线用来生产小黄车。当时据工厂负责人介绍,生产线上平均15秒就能造好一辆共享单车,一条生产线每天可以生产共享单车2000余辆。这个速度,只是中国自行车行业的基本标准。

据介绍,ofo当时计划在这家工厂年投产订单为500万辆。从2016年12月到今年3月,该工厂为ofo完成80万辆车订单,占其全年产能1/3。共享单车代工给传统自行车生产厂家带来的效益立竿见影,以ofo代工厂上海凤凰为例,其今年一季度营收2.87亿元,净利润1045.8万元,分别同比增长184.19%、84.32%。

但是时过境迁,两家的合作早已终止。近日,记者联系到了曾经在这家工厂工作过的一名负责人,从中了解到了一些合作的细节。

据其介绍,代工厂从2017年10月份开始,就把ofo的订单都停了。不过还会接一些给海外ofo打样车的订单,但是时间不长也停止了。到2017年年终,整体订单都停了。“我今年上半年回公司参加了一次全国招商会才知道,ofo生产线停止不做后,工厂生产线回到了电动车。”

“听同事们说,ofo大概欠了上亿的款项。”

这家代工厂目前经营状况并不是太理想,“电动车项目做的并不理想,加上ofo的债一直没追上来,资金链产生了很大问题。”

据其介绍,一般说来,ofo给工厂下订单,押着工厂的钱,工厂从供应商处采购零配件,押着供应商的钱,而现在供应商急着跟工厂要钱,工厂又从ofo那里收不回款来。“这些供应商有可能干的就是个车座的小活,一个活就赚几分钱,如果拿不到工厂的回款,他们根本就运营不下去。听说现在有不少中小型的工厂都垮掉了,尤其是做零部件的。”

而共享单车本身,对整个传统自行车行业的冲击更加严重。他说:“在共享单车之前,全国一年产销八千万辆,还有一半外销的,而共享单车市场的需求是一年两千万辆,你想这个市场得做成什么样子?工厂还好说,毕竟赚到了一部分钱,而对终端销售环节来说,冲击尤其大,自行车是耐用品,很多终端零售商都倒闭了,转行不做了,或者卖电动车去了。”

他说,就目前的情况,这种冲击如果没有政府干预的话,可能至少要三到五年才能缓过来。

资本退潮后 超50家单车品牌已死

共享单车起步于2016年,爆发于2017年……2016年下半年,资本如潮水一般涌入共享单车领域,最疯狂的时候平均每天砸上亿元资金,差不多每个月都有新的品牌出现。

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有近70家共享单车企业,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注册用户量超1.3亿。而近日一份单车“死亡名单”显示,如今已经倒闭的共享单车平台有54家。

对于共享单车如此之高的死亡率,济南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征表示,一辆车子从几百到上千元,看似入市门槛不高,但是一旦上规模上量之后,其就成了绝对烧钱的重资产行业,前期需要大量的自行车铺出市场,后期则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进行运维,每一个环境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如果创业初期没有预见到这些,那么后期的失败就是必然。”王征说,很多共享单车创业者被红火的一面迷了眼睛,对潜在的巨大风险选择了无视。“那时候共享单车项目融资太好融了,弄几千辆车子就能拿到上亿的融资,这种买卖是不是太便宜了?很多人都是行业的投机者,一旦大潮退去,第一个被拍在沙滩上的就是他们。”

而他认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滴滴的成功给了很多人一个错误的启发:“前期不考虑盈利模式,后期有了流量,盈利模式自然就出现了。在此之前,九成握着互联网项目的人,都在谈论如何烧钱获取用户,一被问到盈利模式就语塞,或者拿滴滴的模式来做例子。”

著名投资人汤大杰此前接受齐鲁晚报记者采访时,就批评过这种现象,他说:“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创业者不应该只想着怎么找钱,而是应该埋头把产品做好。”汤大杰称,他曾经看到很多创业者甚至已经成了路演专家,在各种场合会议上都能看到他们激昂陈词。“可是我就想问一问他们,天天参加活动,什么时候做产品呢?”创业者应该扎实地把产品做好,钱自然就会找上门来。因为很多投资者都在满世界找好项目。

“(投资者)闭着眼睛投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汤大杰说,如今的创投机构更趋向于专业化。

就像他说的:“退潮的时候,谁穿短裤、谁裸泳,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齐鲁晚报记者 任磊磊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路敦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