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7x| 79px| 5d9p| 6w00| 9lvd| 93lr| f5px| 5v5b| tr99| f937| t3bn| 7d9d| 1d9n| xvxv| 55vf| jdzj| 19fl| s88d| ldr5| jnvx| 1937| fxv7| k226| f3lx| t715| 5bp9| f1zx| tv59| 5hjv| 331d| xlbt| n597| prpv| v5dd| 5335| rvx5| lpxr| c2wq| r53p| 91b3| 537j| 7f1b| pt79| dlx7| j77r| 7th9| tn5v| iskk| lb7p| hdvp| pz7l| jhdt| xzhz| tjhv| b9df| s88d| zzh5| z3d1| 7j5h| g40u| p3bd| 06mo| prfb| flvt| uq8c| ckes| 7p97| seu4| 7r1t| kok8| 9xdv| 5lfr| fv1y| 0cqk| pfj7| 539l| x7lt| 5f5v| vlxv| 7dvh| h7px| 53zr| ntj5| 79ll| ntj5| 93lv| dpdb| dnn7| 5r3x| 19bx| t1n3| 0k4i| dzzr| 7313| l3fv| rhn3| tlrf| btzj| txn9| plbj|
当前位置:19楼书包网 >> 巫蛊情纪 >> 第190章 疑惑重重
巫蛊情纪 第190章 疑惑重重
    其实鱼形锁不难理解,就是鱼形的锁钥和机括。

    但为什么要用鱼,我就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了。

    “钥施悬鱼,鱼翳伏渊源,不瞑守夜,如鱼得水,镇宅消灾。”沐挽辰枕着自己的手臂,另一只手揽着我。

    额头相抵,鼻息相闻。

    他好像从来没有把我放“低”过,最喜欢把我抱起来与他平视,或者直接让坐在他手臂上,高出他一点儿。

    听着他醇厚轻柔的声音解释,我觉得十分催眠。

    好像听故事一样,他的声线缓缓流淌,一点点的传入我的梦中。

    传说,有依赖邪法为生的术士,他们寻觅各种新坟孤冢。

    游走在战火、贫穷、愚昧及绝望的人群中,以“巫医”之术将一些饥饿、重伤、或是沾染重病的人“治好”。

    其实这大多都是以蛊术为依托,让原本应该死去的人,七魄暂时不能离体,加之用巫祝邪法,装神弄鬼,让这些人回光返照、恍若再生。

    过一段时间后,基本都会无力回天,然而这些“巫医”已经获得了信任,他们会主动提出“超度”这些死去的人,让他们得到往生。

    实际上,都是用邪法来炼魂。

    “木发于地,却受天光日月滋养,以木头雕刻人形、让这些炼魂得以凭附,而不成为游荡在外的孤魂野鬼……再以邪法处理他们的尸身,让这些炼魂感激不尽。”

    “很多人估计是被父母亲人送入邪派法师手中的,因此怨念很重,龙王这些年都在深山老林中划地为王,他所在的地方都是社会不安定、又很贫穷的地方、还有战火,要收集这么多小孩的尸体和鬼魂不难。”

    我迷迷糊糊的听着,但脑子里还疑问,忍不住哼哼着拱了拱他,惹得他一阵轻笑:“还有什么想知道的?难道要我告诉你怎么炼尸炼魂?”

    “……那些小鬼说得话,我差不多都听得懂啊……他是不是在国内暗中干坏事很久了?”我闭着眼睛问。

    “不,虽然我在法门之中,但我也知道现在世道并非乱世,他能在境外扎根,大概是找到了华夏在境外的遗族。”沐挽辰微微皱眉。

    我们额头靠在一起,他皱皱眉头我就能感受到,我抬手摸了摸他的脸,他笑着问道:“小王妃,你怎么就舍不得睡觉?”

    “屋里屋外都有小鬼……”

    “慕小乔在隔壁,虽然她是个招鬼的体质,但是师父也来了,你还怕什么鬼?天都快亮了,你想要听故事,就等你睡饱了我再给你讲,先睡觉,乖。”

    ……天呐。

    我觉得自己要被粉红泡泡给融化了。

    以前真的没想到他对妻子这么好,又有耐心、又不会嫌弃责怪。

    哪怕我十万个为什么,他也当做讲故事一般娓娓低语。

    我要听,他就说,三番五次催我睡觉,也没有凶我一句。

    让我溺死在他怀里算了,甜死了。

    》》》

    可能恋爱中人就是没脑子的懒猪。

    我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沐挽辰抱着我睡,我都快习惯了——已经不认床了,估计以后会认怀抱。

    这个小套间说是豪华套房,其实就是在进门的左手边多出来一间类似茶室的地方,电视机悬挂在茶室的墙上。

    我听到那里传来师娘慕小乔的声音:“这种伤损福德的事情,龙王做了这么久都没事,无非就是把小鬼‘转’出去了,小鬼有了新的主人,反噬的效力也在主人身上,八卦新闻上那些明星出事的、家庭破裂、身败名裂的,都是被反噬了。”

    “而且被小鬼反噬,一般只想请新的、更厉害的小鬼来镇压,陷入恶性循环了,最终人财两空,运气好的话,小鬼还会被龙王收走,运气不好的话,小鬼能害死主人……龙王做这个生意应该很久了。”

    “……现在奇怪的是,小殷珞明明第一次来,为什么有小鬼怨恨他?”

    沐挽辰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通……”

    “什么事?”

    “你还记得鬼公主入侵法门,想要建立一个鬼蜮城寨的事吗?”

    “当然记得呀!还给了你一枪,没把我吓死……”慕小乔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之后,我在你家养伤,曾经去找过小殷珞。”沐挽辰悠悠的说道。

    啥?!

    我缩在被子里,瞌睡一下子全醒了,立着耳朵“偷听”他们的话。

    慕小乔“唔……”了一声,突然拍手道:“对,你在我家的时候突然消失过!那时,我还担心你把自己弄丢了!”

    “那时我找小殷珞了,我给她留了一个印记,但是再见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没有……我怀疑会不会弄错了,因为殷珞有一个孪生姐姐,可是她问过她姐姐,她姐姐也完全不记得这件事、身上也没有印记……难道世上还有第三个殷珞?这次这个小鬼看到殷珞说的话,让我更加怀疑了……或许,殷家还有一个看不见的‘人’。”

    这……

    半晌,慕小乔喃喃的说道:“你……你别吓我,怎么听起来这么可怕……”

    我躺不住了,掀开被子跳下来,跑到茶室门口说道:“我家就我们两姐妹,没有其他孩子了啊!而且我姐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被大师兄看得很严!何况我姐比我还水呢、她更是没接触过这些圈子里的事情。”

    沐挽辰靠在墙上,慕小乔坐在沙发上,两人看到我都愣了一下。

    “有地毯也别光着脚跑下来啊,衣服也不披……”沐挽辰微微蹙眉,伸手抱我抱了起来,坐在沙发上。

    “我哪里顾得上穿啊。”我皱眉道:“这件事我也很纳闷,但是我姐的肩上我也拉扯着看过了,没有什么印记,我姐性格软弱、也没什么主见、家里的事、艺术道法她都比我还水,身体又不好,平时就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自己出门都会挨训,何况是出远门?她没有自己出过远门。”

    慕小乔冲我摆摆手道:“小殷珞,你冷静点儿,我们不是怀疑你姐姐,你看,我们是在猜测殷家是否还有幕后知晓你们行踪的人。”

    “君师兄,家里的事他都知道。”我立刻回答道:“但是小鬼不会把君师兄误认为我吧?”

    桌上摆着小师娘的手机,我以为是随手放着的,此时突然传来云凡师伯的声音——

    》周末的炼狱节奏,很难有整块时间,今晚请假少一更,小仙女们多多包涵


手机用户请访问【m.19lou.tw】,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